当前位置:医讯频道 > 健康快讯

惊!中国老年性痴呆患者超600万人

  • 时间:2014-04-25

老年性痴呆是现在社会普遍存在的一种疾病,对老年健康有着很大的影响,很多人认为,人老了犯糊涂是正常现象,实际上这是一种病,学名老年性痴呆,也称阿尔茨海默病。在我国发病率约为5%,多发于65岁以上人群,患病人数约为600万人,并以每年三四十万人的数量增长。目前,该病识别率低,缺乏有效的治疗和早期诊断标准,给家庭和社会带来沉重负担,在发达国家已被称为“第四大杀手”。从今天开始,我们推出“走近老年痴呆患者”系列报道,以期引起社会各界更大的关注。

近期记忆力有障碍

忘事、不识人、不会计算,持续4—6个月以上,应怀疑是老年性痴呆疾病

70多岁的北京居民郑阿姨,退休前是某单位的领导。在他人眼中,年轻时的郑阿姨在工作上积极进取,精明能干;在家里,上有老人,下有3个孩子,她都打理得井井有条。周围的人一提起她,无不赞赏佩服。

去年,郑阿姨开始忘事儿。先是做饭忘了关煤气,直到二女儿小郑下班回家后才发现。“想想我妈一个人在煤气屋里呆了3个多小时,就惊出一身冷汗。”小郑告诉我们,后来她在灶台前贴了一张醒目的提示牌——“记得关煤气”。接着,郑阿姨常常出门忘带钥匙,好几次都得在楼下等女儿回来救急。这样的情况次数多了,小郑索性把钥匙寄放在对门。

一开始,这些行为并没有引起子女们的重视。小郑说:“当时我们就觉得人老了总会犯点糊涂,记性不太好很正常的。因此说了我妈几句,叫她不能再这么不小心了。”

谁知半年前的一天,郑阿姨走丢了。那是一个周六的下午,小孙子说想吃糕点,郑阿姨就下楼去买,结果两个小时都不见回来。因为是临时起意,郑阿姨只揣了二三十块钱便下楼了,手机、钥匙都留在家里。眼见天快黑了,这可急坏了小郑一家。她让儿子看家,以防姥姥回家没人开门。自己和丈夫则把小区周边的商店、花园、健身休闲区都找了一遍。正当两人已绝望准备报警求助时,儿子打来电话说姥姥被人送回家了。

原来是邻居在大街发现坐在路牙子上的郑阿姨。当时,郑阿姨人很恍惚,记不清自己的家在哪儿,也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邻居觉得不对劲,便把郑阿姨送回了家。这一次,小郑彻底意识到,自己的母亲生病了。经医生诊断,郑阿姨有中度的记忆力障碍,患有阿尔茨海默病的可能性很大。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医师付睿介绍,老年性痴呆患者主要是近期记忆力有障碍,不会计算。年龄每增长5—10岁,患病率增长一倍。目前全世界老年性痴呆患病人数以每20年翻一倍的速度在增长。“多数家属认为,老了有点傻很正常,不认为是一种疾病。对阿尔茨海默病稍有了解的家庭,认为该病类似精神病,采取避讳的态度,羞于启齿,不愿声张。因此就诊率很低,重症患者中仅有3%—4%的人来就诊。”

治疗护理费用高昂

前期需要24小时有人盯着,重度时卧床,生活不能自理,护理人员太贵,保姆请不起

“每月单看病买药1000元,请个保姆每月4500元,再加上其他开销,一年支出七八万以上。”在北京市宣武医院的神经内科诊室门前,小郑给我们算了一笔账。

医保能报多少?据付睿介绍,目前不是所有的治疗药物都能报销,有些便宜的国产药并不在医保中,比如石杉碱甲。常开的医保药物都是进口药,价格高昂,光这种药的花费就基本花掉了患者至少一半以上的年度医保额度。许多退休职工尤其是农村居民难以负担,有的农民干脆就不治了。

我们查看了北京市发改委公布的西药最高零售价格。石杉碱甲规格为50微克/粒,每粒1元多。而当前的常用药物安理申(学名多奈哌齐)是一种进口药,规格5毫克/7片,最高价格518.68元,患者需要一天服用一片,一个月花费2080元。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常伴有其他血管、精神症状,因此患者通常需要几类药物一起服用,费用更高。

老年性痴呆患者的前期需要24小时有人盯着,重度时卧床,生活不能自理,护理人员费用也很高昂。请保姆一年花费五六万元,有的家庭请不起,只能一个家庭成员辞职回家照顾患者,全家少掉一大部分收入。由于我国对该疾病的护理没有设立相关社会保险险种,这部分费用需要患者家庭完全承担。

我们咨询了北京部分家政人员以及护理机构或养老院的收费情况。目前,照护老人的保姆一个月至少需要支付3000元,如果老人生活不能自理,需要更多照护,则费用更高。此外,因为患病老人照顾难度较大,更需要有多年照护经验、口碑较好、脾气耐性都好的保姆,这无形中将费用水平抬高。而在护理机构或养老院,单住宿费用,每月2000—7000元不等。如果加上治疗康复费用,这笔花销可想而知,并不是一个城市普通家庭所能承受的。

国际阿尔茨海默协会2010年公布的数据,当年全球2400万的该类患者群体造成的经济损失超过6000亿美元,约为全球GDP的1%。我国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就诊率不到27%。一些患者因伴发精神症状被错当成精神病治疗,导致病情加重。公众对该病的不知晓、不了解,使许多患者丧失了早期发现、干预的时机,病情已达到中重度,终生无法治愈。

缺乏专业照护和训练

家庭大多采取居家护理方式,康复机构只提供肢体性残障的训练,没有针对大脑认知的训练,在农村几乎是空白

4月中旬的一天,河北的程阿姨陪着82岁的公公来北京看病。

近几年来,公公的脾气越来越差,常常摔东西,大声斥责。不停地提出各种要求,一会儿要喝水,一会儿要下楼,一会儿又要看电视。公公常常怀疑家中请来照护的保姆偷东西,或者做饭时偷工减料。就这样,他前前后后气走了四五个保姆。没办法,程阿姨以更年期不适的名义向单位申请提前退休,回家全天照护公公。当问起这3年的照顾感受时,程阿姨沉默了许久没有回答。后来,她看了看一旁的公公,很小声地说了句:“没有自己的时间,得天天陪着他。自家的老人嘛,我们不照顾,谁来照顾?”

与程阿姨经历同样遭遇的人还有很多。国际老年痴呆协会中国委员会以及北京老年痴呆防治协会调研发现,老年性痴呆病程长,诊疗护理花费大,医院床位周转不过来,患者家庭大多采取居家护理方式,不少家属提前退休或者辞职来照料这些患者。许多患者在生活上难以自理,并且常伴随精神行为症状,给家庭照护者造成很大的负担。大多数照护人员有不同程度的情绪障碍,有的人甚至患上了抑郁和焦虑症。

国际老年痴呆协会中国委员会秘书长王虹峥指出,照料者最容易出现的十大心理压力表现为:睡眠规律状态改变;变得越来越容易受刺激;比较容易发火;注意力不能集中;短期记忆力下降;常有重复的动作或行动;开始忽视自己的外貌;忽略其他的家人;怀疑自己得了某些疾病;免疫功能下降;患心理障碍的风险性增高。

国际老年痴呆协会中国委员会副主席、北京市老年痴呆防治协会理事长王军说:“无论是家庭还是养老院照护,都只能停留在日常生活方面的护理。而对于认知功能障碍的护理、认知康复训练以及如何预防应对伴随性的精神行为症状等方面,都缺乏专业性的培训指导。”即便在社会支持系统较完善的北上广地区,大多数康复机构也只提供肢体性残障的训练,没有针对大脑认知的训练。在患病率更高的农村地区,这种针对性康复训练几乎是空白。

无需注册-

百万名医生在线为您免费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