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医讯频道 > 健康快讯

卫计委:医改办重回发改委

  • 时间:2014-04-09

昨日,卫计委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回应“医改办重回发改委”传闻时表示,称医改办的机构设置问题确实超出个人所能回答范围,但想借此机会表明态度:国家卫计委在深化医改工作中承担了非常重要的任务,今后,也将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的(医改)部署。

从临时性办事机构“转正”为常设机构,从设在国家发改委到“改嫁”国家卫计委,成立至今已8年的国务院医改办近日再次引发关注。上月末,有媒体称“医改办将重回发改委”,并称“多方印证,消息基本确实”,但两大部委一直都未正面回应。

县级公立医院改革年内覆盖5亿人

昨天,国家卫计委例行新闻发布会上,针对媒体迫切想求证的“医改办重回发改委”传闻,毛群安虽然没有正面回应虚实,但在随后用将近9分钟的时间,表明国家卫计委对医改的积极态度和所承担的重要任务。

毛群安还特别提到4月4日由国务院主持召开的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电视电话会。他介绍,这次会议上传达了李克强总理的重要批示,“应该说总理对公立医院改革,特别是对以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为重点的公立医院改革作出了明确的指示”。

毛群安说,今年深化医改工作为社会各界高度关注,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也对此作出全面部署。昨天上午,国家卫计委的委务会上,主任李斌也对下一步做好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工作作出详细部署,要落实政府工作报告要求,年内将改革拓展到全国1011个县,覆盖5亿多人口。

加快制定城市公立医院改革方案

同时,毛群安透露,在扩展县级公立医院改革面的基础上,国家卫计委也在加快制定完善城市公立医院改革的方案,把长期困扰公立医院发展的以药补医的机制问题,医院正常的运行机制问题解决好。

■ 分析

“重回发改委”难说可解决医改难题

国务院医改办从卫计委回归发改委的传闻,始于今年年初,至上月末,突然由一家财经媒体的公共微信账号曝出,且文章称“多方印证,消息基本确实”。此后,不断有媒体以专家口吻热议指“卫计委协调力弱、推进医改不力”,支持“医改办重回发改委”的形式跟进,但首发消息却因“多人举报”被屏蔽。

医改办设在卫计委不足一年

国务院医改办归属变化传闻之所以引发巨大关注,有观点认为,因为上次调整,距今尚不足一年。

2013年6月18日,由国办公布的国家卫生计生委的“三定”方案,才明确将“将原先由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承担的国务院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的职责,划入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同时,国家卫生计生委增设体制改革司承接国务院医改办具体工作。”

归属传闻报道后,卫计委数位官员私下表示,他们也只是听到相关传言,并未获中央或国务院深化医改领导小组的通知或确定消息。同时,包括国务院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在内的多位医改专家向新京报记者坦言,到目前为止,“医改办重回发改委”仍是一个传闻,很难说,国务院医改办重回发改委,就能拥有强大的部际协调能力,完全解决目前中国医改面临的所有难题。

城乡医保整合因分歧“停摆”

回顾过去一年的医改工作遇到的难题,最令人难忘的是,城乡医保管理权整合之争。

早在去年3月,国务院常务会议,机构改革和职能调整方案以及此后的国办通知,都多次提出要在2013年6月底前,限期完成“整合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的职责”。然而,此后数月,掌管城镇职工医保、城镇居民医保的人社部,与管理新农合运行的国家卫生计生委,却在城乡医保整合后管理权的归属问题上发生分歧。甚至,两部委向中央提交同样的国际经验资料,得出的结论却完全相反。

时至今日,城乡医保职责整合方案仍未出台。

■ 观点

“与其重回发改委不如设在深改小组”

国务院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复旦大学教授胡善联认为,凡是涉及两个以上部门的医改任务,靠同级协调,都很难推进;如果有高一层级的协调,则会相对顺利。

中国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教授则直言,医改进行了这么久,各部门已形成各自的利益格局,这样看来,国务院医改办无论是放在卫计委还是发改委,其统筹协调能力,只有程度上强弱之分,没有本质区别。

胡善联、朱恒鹏等专家建议,若中央确定调整国务院医改办归属,与其重回发改委,不如设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后组建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民生问题也是重要的改革问题,中央深改小组是超脱于医改中任何部门利益博弈的高层决策机构,不仅具有更强有力的部际协调能力,也能对中国医改路径做出更理性、更科学的抉择”,朱恒鹏说。

同时,多位医改专家,以及卫生系统内一些官员表示,医改办设在卫计委下,确实面临“协调力弱”、“自己改自己”等问题,但李克强总理所说,“当前深化医改正处在爬坡过坎儿的紧要关头”,是否要在这个关头调整国务院医改办的设置,中央和国务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应慎重决策,避免陷入“朝令夕改”之窘境。

■ 回应

医务人员工资待遇

争取“涨薪”调动积极性

发布会上,毛群安还直指医务人员工资待遇较低是“不争的事实”,表示国家卫计委将努力为医务人员争取合理薪酬。否则,“很难实现医改中提出的调动医务人员积极性”。

此外,毛群安还提到药品招标采购、如何破除公立医院“医药补医”等医改工作面临的难点问题,表示国家卫计委今后将开展研究,把过去没有明确的一些改革措施进一步细化、具体化,使它更具有操作性。

多地幼儿园喂药事件

将公布各地排查结果

毛群安还回应了部分地方幼儿园被曝擅自给儿童喂药事件,毛群安说,教育部、国家卫生计生委已联合印发了通报,明令禁止擅自给儿童进行群体性预防用药的行为,同时,将把各地幼儿园预防性用药的排查情况及处理向社会公布。

毛群安说,预防性服药,一般在重大传染病疫情防治过程中才有需要。按照国家的有关规定,幼儿园对儿童的预防性用药,须在医疗机构或公共卫生机构的指导下进行。

无需注册-

百万名医生在线为您免费解答